奈何泱起

✨fo与转载前请看 ↓✨
✨盗文图改抄袭商用私印❌✨
✨近期禁止文字转载✨
✨头像壁纸除名朋抖音外使用随意 但劳烦事先说一句✨
✨刻章转载(尽量lof内)随意 但劳烦事先说明以及标明作者✨
(↑以上最好私信 不然不能保证看到)

目前常驻 第五人格/凹凸世界 /小英雄

凹凸 幻≥卡=安 cp雷卡>瑞金≥……
第五人格 佣兵=机械师 cp佣械>社园>杰佣>……
小英雄 出>轰>茶 cp轰出>出茶≥胜茶

杂食 自行避雷
粮主要看甜度/构图/剧情/角色刻画 所以会推荐一些有拆甚至逆(但逆得不明显)的图文
闲时瞎分析

【佣械】恋爱的人要么迟钝要么笨拙要么直接弱智

·我流佣兵 x 我流机械师
·有大量特蕾西的过去捏造
·客串主要是女子组成员



文/奈泱


-1-
庄园的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标志物——比如说海伦娜的是她从不离身的手杖,玛尔塔的则是那个一直被细心保养的信号枪……大家也常常会把弗雷德那张被他当护身符一般珍惜着的泛黄的地图视为他的标志物。

也有的人的标志物是无形的——艾米丽身上的消毒水味未曾散去,艾玛周围时刻萦绕着花草的芬芳……而当靠近克利切时,大家总能在他那有点霉味的衣服上闻出雨后放射菌的味道。


特蕾西为自己的标志物感到苦恼。她最熟悉的地方从来都是那个略狭小的工作室,不是什么必要的事她从不离开它半步。出于这点,她身上总少不了浓重的机油的味道。特蕾西尝试过多种方法去祛除那常年累月留下的气味,然而它像有生命一般附在特蕾西的身上,早已经渗入了她的每一寸肌肤。

这太糟糕了。特蕾西想着,在艾玛惊讶而担心的目光中叹了今天第……第……第几次来着?至少两只手是不够数的。

也许她应该当一个面包师才对——像隔壁的大姐姐那样——每天在温暖的麦香味中苏醒,与甜甜的果酱在自己的小天地中起舞。

当有人推开他们家的玻璃门,特蕾茜西亲手做的螺母铃铛就会响起来,她便会和它们一起笑了,从高自己半个头的柜台后面小碎步跑出来,也不在乎还没长出新牙前说话漏风的样子会不会很奇怪,只是永远都笑着对来者说:“欢迎光临!……”


瞧啊,特蕾西若是去当一个面包师,一定没有人会感到惊讶——她多合适!

那她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想当机械师”或者“想当钟表匠”这样的疯狂想法呢?……也许是十岁那年生日收到那个父亲做的铁座钟开始的?……

总而言之,特蕾西觉得自己现在真是后悔死了。她感觉好像有无数只五光十色的蝴蝶在胃中肆意翻腾①,搅动出的小气流搔痒着她的心一般,简直要喘不过气了。

特蕾西在胸前画了个十字。仁慈的上帝啊,请倾听一下这个无神论者贸然而来的祈祷吧,她现在可是郁闷极了……!



-2-
其实换做几小时前——不,也许是几天前、甚至几周前?——特蕾西一点也不会觉得成为机械师是什么错误的选择。相反,她十分享受并擅长与冰冷的铁皮或是螺丝打交道。特蕾西满足于一个个小物件通过切割、焊接、旋紧等等方式在自己手下获得新生的过程。那是没有温度的生命,却是永远对你坦诚相待的率直朋友。她并不擅长与人交流,所以这样一个寡言的玩伴于她太合适了。

特蕾西记得,她第一次和父亲谈人生规划时,就已经励志成为世界第一的机械师了。当时她一边习惯性地掰着指头算着时间一边滔滔不绝地说,又没有人规定女生不能当机械师吧!爸爸,我真的觉得我当机械师太——合适了,我想我找到了我永远不会让我厌倦的职业了!……

……后来,算着算着,特蕾西突然停下来,一张脸很快皱在一起,只好苦恼地对父亲说:“爸,我觉得我没时间谈恋爱了……”——父亲那时哭笑不得的表情特蕾西至今都还印象颇深。


只是现在……


特蕾西望着天。


谁能想得到她如今居然会后悔当机械师,还喜欢上了一个人呢?这打脸打得也太狠了!



-3-
其实特蕾西讨厌与机械为伍的理由很孩子气。

当晚餐时特蕾西向艾玛问她的香包的制作方法时,出于关心与担忧,友人们趁机对她进行了严格的盘问。


“我不喜欢那股机油味了。”特蕾西故作镇定地对她们说,同时祈祷着众人不要有什么太惊讶的表情。

艾米丽率先反应过来。她拍了拍特蕾西的肩,俏皮地竖起大拇指:“小特蕾茜,你这次太成功了,你瞧玛尔塔……”

特蕾西看向长桌一角。一向严肃的玛尔塔难得露出眉毛上扬、眼睛瞪大、嘴巴微张的神情,这份过于明显的惊讶实在是千年难遇。

“不、不……我不是说笑……”

空气凝固,又很快被震惊的气息重新搅动起来。全体求生者一时间仿佛像遇上了千年难遇的陨石突袭一般,惊恐的表情刻意、露骨。艾玛甚至没憋住,分贝不自觉地高了好几分——


“欸欸欸欸欸欸!?????????”



-4-
“咳,你最近怎么了吗?”

饭后,最先来与特蕾西问好的是佣兵先生奈布·萨贝达。

特蕾西的头摇得像个拨浪鼓。她在激动之余居然还想起了自己一次机械改造中的失败品一边喷着气,还一边以主干为轴飞速作圆周运动的样子。至于她后来把那个失败品改装成拉胚机送给了隔壁的陶艺师,则是于此刻无关紧要的事了。


“……你说过那是‘努力的证明’,你明明很重视那股味道。”奈布不解地皱起眉,欲言又止地看着特蕾茜西已经开始发红的脸。

“就、单纯地想试一下别的……勇于尝试,勇于尝试嘛。”特蕾西不由得攥紧了挂在胸前的香包,头不自觉地低下,眼观鼻,鼻观心。

“可你刚刚用了‘不喜欢’,特蕾西。”

“……………………可你又不……………………”你不喜欢那股味道吧?明明总是离密码机远远地,宁可替我挡刀也不去碰一下……

……等,等等?

特蕾西突然意识到什么,猛地抬起头。奈布显然被她的举措吓了一下,对上特蕾西闪着光的双眼后立刻意识到了什么,嘴角抿了抿,仓促地移开目光。



-5-
——“萨贝达对机油和火药的味道似乎比一般人敏感,这也许是他的佣兵生涯时形成的条件反射。这八成就是他会觉得你很亲切的原因呢……不过他有说过现在的亲切感是出于另一个原因……”


——“列兹尼克小姐,你觉得萨贝达先生怎样?……没事,我……我只是随口问一句……对了,你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明明你选择的路线都是密码机比较多的地方,萨贝达先生明明很反感那些机器的声音,那为什么他的行走路线却总会和你的重合呢?……嗯?他没有告诉过你吗?——密码机被破解时那些键盘和齿轮转动的声音会令他感到紧张与不适这件事?”


——“我觉得你不用担心什么,小特蕾西。你是受到祝福的孩子,无论什么难题都能迎刃而解的……啊,也不必感到紧张慌乱。事实上,你仔细听。你们互相靠近时彼此的心跳已经暴露一切了。奇怪,是你的话,应该会更敏感地感受到他的异样才对啊。”


——“天啊,我们的天才机械师怎么偏偏在关键时刻反应如此迟钝呢?……不,我不是在说解码啦……小特蕾西,你一定、一定要多注意一下身边的人啊——尤其是‘那位’哦?”


——“特蕾西!你见到奈布了吗?如果是你的话……哎?是艾米丽说的呀,‘找到特蕾西就可以找到奈布了’。啊,奈布你果然在啊?”



-6-
“还是说……?”特蕾西看着对方微微泛红的耳尖,小声地嗫嚅道。

“……我没说过我讨厌过那种味道。我只是对密码机之类的有点,嗯……心理阴影……我会在那不是因为什么,我……”


他像是豁出去了一样深吸了一口气:“——只是因为你在那。至于之后的那些……也只是下意识地、理所当然似地去做了——像做傻事一样迎向那些人的刀刃、锤子……但我明白,这只是‘看上去像傻事’,其实它们一点也不……这很值得……因为,你还在这里,好好地在这里……”


说实话,很难想象这个勇敢精明的人居然会露出如此笨拙的样子。奈布自己也注意到了这一点。看来用“窘迫”形容此时的他根本不为过。只是特蕾西并不打算给他继续说下去的机会了。那些调皮的蝴蝶刹时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有什么推了特蕾西一把,她踉跄着地跌进奈布的怀抱,却也止不住那些从心底倾泻而出的喜悦。

随后,特蕾西感受到那僵住几秒的小臂有力又温柔地把她圈在自己怀里。对方那颗埋藏于左胸的淘气鬼在兴奋地尖叫着,特蕾西真真切切地听到了、听懂了。


因为她的,也是如此。



-7-
这份情感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特蕾西·列兹尼克对天发誓,她真的不知道。这个孩子注意到一切的时候,所有轨迹已经自然而然得仿佛顺理成章。

她能确定的是,早在他们相互介绍自己的时候,两个齿轮的棱角已经不可避免地相互贴合起来,一同转动,相互影响着齿轮尽头的心。


噗通!噗通!……


我喜欢你,就像你喜欢我。



fin.
———————————————————————
·其实前天就写完了……但是看了一下黄历(?)说20号宜嫁娶……(什么鬼)

·是约2.5h的产物呜呜呜……我知道有很多不足,可你们……真的真的不打算吃一下安利吗!【抱住大腿】

·①蝴蝶在胃中肆意翻腾:原句是"have butterflies in the stomach",“感觉胃中尽是扑腾着翅膀的蝴蝶,搅得胃里翻腾”。原意是表示心里紧张,非常紧张,但自己想象了一下蝴蝶在自己胃中扑腾翅膀感觉,就觉得好像挺合适描写纠结与苦恼这样的感情,就引(?)用过来了(怕有歧义所以说一下……)

·特蕾茜擅长解码(→开门逃生),奈布擅长溜(引开)屠夫(→打掩护),在我看来适配度真的好高啊嘿嘿嘿【姨母笑】(我怕不是佣械第一人???)

·友人问我考不考虑写个奈布视角……可能仅是随缘吧?看时间和大家意见(没人,下一个)?

评论(21)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