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泱起

✨fo与转载前请看 ↓✨
✨盗文图改抄袭商用私印❌✨
✨近期禁止文字转载✨
✨头像壁纸除名朋抖音外使用随意 但劳烦事先说一句✨
✨刻章转载(尽量lof内)随意 但劳烦事先说明以及标明作者✨
(↑以上最好私信 不然不能保证看到)

目前常驻 第五人格/凹凸世界 /小英雄

凹凸 幻≥卡=安 cp雷卡>瑞金≥……
第五人格 佣兵=机械师 cp佣械>社园>杰佣>……
小英雄 出>轰>茶 cp轰出>出茶≥胜茶

杂食 自行避雷
粮主要看甜度/构图/剧情/角色刻画 所以会推荐一些有拆甚至逆(但逆得不明显)的图文
闲时瞎分析

【佣械】错乱的时空

·我流我佣兵 x 我流机械师,ooc预警
·质量超超超低的即兴爽文,想到就写了


文/奈泱

-1-
奈布·萨贝达承认,他不擅长短时间整理太多的线索。他现在必须安静地放空大脑,好好思考一下如今的处境。但是,旁边的……小女孩,不允许他这么做。


“奈布,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小女孩见奈布没有反应,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奈布回神,看着那双白里透红的小手——因为长期不见光的室内工作,她的肤色依旧白皙——和自己的相比,着实“天壤之别”。

再过两三年(或者八九年?),她的肤色会变得再深一些,变成自己熟悉的颜色;然后她会出于方便,将披肩的短发扎成小小的一撮,从正面看真的很难注意到;她会再长高很多,五官也随之长开了……每每她注意到自己的视线后,便会望过来,眼睛扑闪几下,继而总会侧着头笑一笑;她会随身带着一个电表改装成的遥控器,空闲时便会摆弄摆弄;最后当他们初次见面时,她会腼腆地笑了:“你好,我叫特蕾西·列兹尼克。”……



-2-
奈布很轻松地看出这是年纪尚小的特蕾西。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一时间又不记得自己原先的归宿——也许是佣兵团?不,不……佣兵团没有“特蕾西”这个人。

看到小特蕾西的第一眼,他立刻回忆起许多和特蕾西相处的细节……她是自己的哪次任务的雇主吗?他会和雇主有那么多交集吗?

他知道特蕾西,可是“不记得”特蕾西是谁。他不擅长对付小孩子,但是对小特雷西,他发现自己居然愿意多花一点耐心。

也许只是一时的记忆断片。佣兵先生安慰自己。他环顾四周,发现他们坐在一个机器修理店后门门前的楼梯上,正对着院子。屋檐上常落着鸟雀。门后有着原木与机油混杂的浓厚味道,奈布并不排斥,然而和隔壁面包店的奶油香气混杂在一起便显得有点不伦不类了。

他的腿上摊开着一本绘本,已经翻到了最后一页。奈布小心地捻着纸张随意翻了翻: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国家里有一个深受国王王后疼爱的小公主,却在16岁时遭遇诅咒……王子在经历重重困难以后,打败了巫,得到了解救公主的魔药……公主醒了以后十分感激……两人举行了婚礼,生活美满,故事结束……

这是一个很老套的童话。奈布中肯地评价到。当然,作为一个小女孩的闲暇读物,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小特蕾西还在不依不挠地摇着他的小臂:“奈布,奈布……!有答案了吗?”

佣兵先生感到略微尴尬,他低下头,如实地对对方说:“抱歉,小特雷西……可以再重复一下你的问题吗?”

“就是、这两个人为什么要结婚?”小特雷西指指绘本的最后一幅图。公主穿着雪白的婚纱,手捧着大束的红玫瑰。她挽着王子的手,站在牧师面前,笑得灿烂,却也虔诚。


“他们相爱了,想要结为伴侣——”

“伴侣又是什么?”

“伴侣……”奈布突然想到了特蕾西。他情不自禁地想象着特蕾西穿着白色婚纱在红地毯上缓缓走近的样子。

她会摘下她的头盔,换上纯白的雪纺头纱——也许还会在顶端别一朵可爱的玫瑰;她的金发在阳光下闪着光,赭石色的眼睛像深色琥珀一般透明、纯粹;她会换下那身衣裤,难得地穿一次裙子……裙子得有长长的拖摆和精致的绣花,那样看着更为端庄……


这并不是个简单的问题。奈布思索着,努力复述当初母亲的话:“……伴侣,是将与你共度一生的人。和父母不同,他通常与你年纪相仿,与你没有血缘关系,但他会爱你——也许从第一次见面就对你一见钟情。你们彼此眼中对方都是唯一的、特别的,甚至高于你最好的朋友。你可以毫无顾忌地依靠他,对他撒娇、发脾气都可以是你的任性权利,而他会包容你,因为他爱你。当然,他必须是价值观与你相近的,只有这样,有时候一些无伤大雅的缺点你才会愿意包容。在那之后,你们也许还不够不了解,但不要紧,因为你们拥有的是一辈子的光阴、去认识对方。你们会相互信任,而你要明白一点,就是他永远也不会害你。……”

“……真的有这样的人?”

“……乖孩子总会遇上她的唯一。”奈布学着过去母亲俏皮的语气,“与人相处时你将学会包容与自省,在反复的过程中将自己打磨成一颗璀璨的珍珠。而往往是伴侣与你相处的时间最长,所以伴侣很多时候更像是那个贝壳——保护你、包容你,并且打磨你,甚至升华你。”

小特雷西苦恼地歪着头:“要求好多啊……选择伴侣是要那么慎重的事吗……”


屋檐上有两只鸟在互相梳理羽毛。奈布抬起头,看着它们。

“只要一切的前提是出于爱,无论多么麻烦的事都会苦中作乐。”奈布笑了。这次可是他自己的心声。

“不过嘛……有时候你爱的人不一定会成为你的伴侣……这时候是要努力争取还是选择祝福,这种时候也要慎重选择。”他揉了一把小特雷西的头发,“你还小,先记住道理就好。至于什么时候才能理解,等时间来教你吧。”


门后有一个低沉的男音适时地在喊着小特蕾西。特蕾西脸垮了下来,遗憾地向奈布道别:“我父亲喊我回去学习了……谢谢你给我读故事书。”

奈布笑着拍了一下特蕾西的背,然后目送着她走进门后,门锁锁上,这一段错乱的时间线便算结束。他起身伸了个懒腰。佣兵先生并不在意自己怎么“回去”,反倒乐观地考虑着要不要在这个小镇随意走走。

走到木栅栏前,他终于注意到屋子侧面站着一个年轻的女人,面容与小特雷西有几分相似。她似乎站在那里很久了,也许从一开始她就站在那里,悄悄地听完了所有。

奈布转身微微欠身:“打扰了……列兹尼克女士。”

女人愣了一下,眼睛扑闪。但她很快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嘴角勾起弧度,说道:“奈布,你讲得很好。”

“见笑了。”奈布再次欠身,推开门就要离开。


“奈布。”

他回头。

“你的伴侣,是谁?”

奈布看见女人侧着头,似笑非笑地弯着眉眼。

等等……

他是不是忘了什么?

他的特蕾西曾经说过——


“我的妈妈,在我出生的时候就去世了。”



-3-
“特蕾西?”奈布试探着开口。话音刚落,女人笑得更开心了。她点点头,却没有说一个字。

奈布觉得头疼,他应该早点想起这些……好吧,这也不能怪他。

“现在还没……”他叹了口气,对上后者的目光。“——我能保证的是,她可不在这里。这么说也许有点奇怪,但你,和小特雷西,或多或少都不是她。虽然不懂要怎么做,我想你有办法送我回去,然后我会保护她,再……”

“——好了好了,不用说啦。”女人——年纪稍长的特蕾西·列兹尼克打断了奈布的话,“奈布先生,在我面前说这些,你也不难为情?……等你休息够了,我们就此道别吧。”


她话尾的笑音消失在了庄重悠长的钟声中,周围渐渐地失去颜色,回归纯白。奈布看见镜头不断拉远,看见暗红色地毯上的花瓣,看见脚上的纯白皮鞋,看见领头的花童捧着捧花,和她身后跟着的那个俏皮可爱的女孩……


他看见自己在望风,被自己保护着的女孩在身后输密码,曾经让他厌恶到神经瞬间紧绷的声音此刻让他感到无比安心。他听见身后的大门缓缓打开,耳边乌鸦的嚣叫也成了天使庆祝勇者凯旋的号角,他拉着女孩冲向门外,脸上的疲惫一扫而空……


他看见自己坐在长桌一隅,女孩在旁边笨拙地学着医生为自己包扎……


他看见他叫女孩的名字时她突然一惊,又马上开心地回过头跑向自己……


……


他还看见了很多很多尚未实现却近在咫尺的未来。

然后他睁开眼,并不意外地发现自己正躺在庄园里的矮床上,也并不意外地发现趴在床头的女孩。奈布情不自禁地揉了揉女孩的头发,轻声说——

我回来了。



fin.

—————————————————————
·2800+达成!www【小黄人开心】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可以当做《恋爱的人要么迟钝要么笨拙要么直接弱智》的前篇,原本答应友人写奈布视角结果变成了前篇鬼知道我怎么回事emmm

评论(3)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