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茶漪起

✨fo与转载前请看 ↓✨
✨盗文图改抄袭商用私印❌✨
✨近期禁止文字转载✨
✨头像壁纸除名朋抖音外使用随意 但劳烦事先说一句✨
✨刻章转载(尽量lof内)随意 但劳烦事先说明以及标明作者✨
(↑以上最好私信 不然不能保证看到)

目前常驻 第五人格/凹凸世界 /小英雄

凹凸 幻≥卡=安 cp雷卡>瑞金≥……
第五人格 佣兵=机械师 cp佣械>社园>杰佣>……
小英雄 出>轰>茶 cp轰出>出茶≥胜茶

杂食 自行避雷
粮主要看甜度/构图/剧情/角色刻画 所以会推荐一些有拆甚至逆(但逆得不明显)的图文
闲时瞎分析

【佣械】这是一个于最后一节车厢开始的故事

·……总觉得自己再不发点什么对不起佣械了……
·HPparo
·慢热向,毕竟是从入学写起,就别指望十岁出头的小朋友谈恋爱啦嘿嘿(当然,也有可能只写一年级的)
·可能会坑或者删,因为初衷只是写来解压(连练笔都算不上的那种)
·主日常向,主线未定,文笔很迷
·关照不敢当,还请多多指教。


·对对对对了!!!插入一个提醒!借地儿和同圈的画手讲一下!——特蕾西有小小一撮头发是扎起来的!短发是旧设!就是穿牛仔裤的那个的旧设!不确定的可以去看一下求生者特写,那个是可以拖着角色转圈转到身后的!有些画手太太是故意用旧设代表年幼期特蕾西,有的是画错了但我我我不好意思在底下讲就就就放这了!【双手合十】能有几位看到算几位吧!


文/奈泱

-1-
车厢有规律地颠簸着,催人欲睡。此时的阳光尚不刺眼,但奈布·萨贝达还是拉上了窗帘,然后像往常一样,规规矩矩地坐在座位上安静地做冥想。

末了,他长长地吁了一口气,不紧不慢地睁开眼,发现一个年纪与自己相仿的女孩站在车厢门口,……不……她躲在门旁边,只将脑袋探了过来。

她眨了眨眼,赭石色的瞳孔泛着光芒,奈布想起了树荫下的湖面——每每微风拂过,粼粼波光便浮动着反射进来人的视野中,格外耀眼。

……甚至,有点刺眼。

“有事吗?”他开口道。短发女孩像受了惊的短腿小奶猫一样,扒着门框的手弹开,俄而又慢慢放松了肩膀。她小声地试探道:“打扰了,请问……这里有人坐吗?”

“……只有我。”奈布欠身点了点头,示意她可以过来。

女孩刚刚紧抿着的嘴唇这才松开,嘴角上扬,露出了可亲的微笑,然后坐到了奈布对面。

“真的太谢谢了,我从第一节车厢一直往后走走了好久好久都没有位置,直到到了最后一节这里……”她松了口气,吐了吐舌头,复而又想到了什么,朝奈布伸出了手,“对了,我叫特蕾西·列兹尼克,介意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奈布怔了一下,出于礼貌握住了那只手:“奈布·萨贝达。”

“这样的话……算不算成为朋友了呢?”

“……随便你好了。”

“那就是默认了!”特蕾西歪着头,两颊的酒窝又深了几分,“今后请多多指教,萨贝达先生!”


新一列火车的到站使车站充满了欢声笑语。奈布看了看窗外,火烧云化身斯芬克斯张牙舞爪地俯卧在天边。巧合的是,夕阳正悬于它的脑袋之后,刺眼的金光从云层的缝隙中破出,只需须臾,斯芬克斯便低下了它高傲的头,再侧目看去,只剩下汹涌的沙尘。

夕阳有点刺眼,奈布扭头看回室内,双眼因不适应光线而暂时性发黑。他听着脚步声渐远,人群的喧闹已经模糊,才终于起身——然后,他轻轻推了一下趴在桌上睡着的女孩。

“列兹尼克,列兹尼克……到站了。”

女孩唇抿了抿,皱着眉抬起头。她茫然地看了看窗外,忽然脑中搭上了线,一个激灵站起了身。

“到站了。你现在披好外袍,我们还能赶上最后一艘船。”

“对不起!”特蕾西向奈布鞠了一躬,“我耽误了你的时间……”

“不。人太多,马上下车会很拥挤,我不愿意。”他转身走出隔间,“……只是这样罢了。”

奈布的最后一句的声音很低,但他不想计较。

那只是说给他自己听的而已,无关紧要。


学生们已经陆续乘船或是坐上了马车前往学校,车站方才的喧嚣似乎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了——这令奈布情不自禁地对霍格沃兹的高效管理制度表示由衷的佩服。

最后一艘船已经坐着两个人。本来不紧不慢地跟在他身后的特蕾西在认出其中一个后忍不住跑了上去——

“喂,等等!”奈布急忙跟上去。

——然而特蕾西已经跳上船上了。船上的另一个女孩迟钝地举起手想接住她,但船的大幅度晃动令她摔倒到座位上。那个健壮的男孩倒是反应迅速,起身半蹲,通过转移自己的重心让船慢慢地平稳下来。奈布附身扳住船头也起到了一定作用。

这个姿势可不怎么好受。相反,这可显得粗鲁狼狈极了——他甚至觉得头重脚轻,血液倒流,头晕目眩——于是等船趋于平稳后,他毫不犹豫地立刻上船占住了船尾的位置,以免自己有更加难堪的反应。

船头的男孩看着奈布略微拉黑的脸色,忍不住捧腹大笑。

“喂,你坐下来……要不船又要晃了……!”奈布感到头疼。随着他的话音,没有船夫的船悄悄地开动了。

“好歹同一条船,也算缘分,所以……我叫威廉,你们呢?”威廉笑够了,深小麦色的手指揩去眼角的泪水。

“我是海伦娜·亚当斯。”戴着帽子的女孩显然受过良好的教育,颇有大家风范。她手不住地轻轻拍着方才那出小小闹剧的罪魁祸首,笑着向两位小先生解释,她入学前去对角巷采购的时候就认识了特蕾西,所以这个孩子见到认识的人以后会有些激动什么的……

“好了没事了,下次注意点就好了……跟大家打个招呼吧。”

“我叫特蕾西·列兹尼克……刚刚的……对不起了……”

奈布摇摇头,然后看向另外两人:“奈布·萨贝达。称呼随意。”

四人靠着闲聊打发时间,也知道了彼此间一些事情。威廉虽然不是麻瓜出身,但从小生活在麻瓜的世界,对魔法界了解甚少。奈布则是远在异国修行时收到了入学通知,询问父母后才知道自己是个混血巫师(这可令他的巫师母亲分外意外——她本着“奈布成为巫师的机率太小”的想法,对家人关于魔法界的事一直坚持守口如瓶)。至于特蕾西——她的父母早逝,她是不是麻瓜出身便无从而知。海伦娜的出身、即亚当斯家族在魔法界中也小有名气,她的大部分长辈都在魔法部就职,于是话题中心渐渐转到了海伦娜身上,由她紧急为另外三人科普一些魔法界常识。事实证明这的确有必要,比如……

“靠一个帽子分学院?”威廉惊呼,“我还以为要有入学测试呢!好险好险……这下就不用担心不及格了!”他抬头想看奈布的反应,希望能在后者脸上发现同样惊讶的表情。

奈布耸肩,不置可否。他早就在母亲那里听说了这个,但其余的事也仅仅略有耳闻,和威廉、特蕾西相比也不过五十步笑百步。他决定不去掺和威廉的惊讶,安安静静地消化那些有用的信息。


船适时地靠岸了。他们随着队伍,沿着楼梯来到宴会大厅。大厅尽头坐着一排老师,四条长桌垂直于其。新生们挤在中央,兴奋地左顾右盼。

不多时,分院帽开始放声高歌,学生们放轻了声音,屏住呼吸看着即将开始的、看多少次都不嫌腻的分院仪式。

“分院帽慧性极高,它自担任分院一职一直尽职尽责,怎么说也是一位可亲的长辈,是值得尊敬的。”海伦娜的手杖轻轻敲了敲地,礼貌地示意一下还在做鬼脸的男孩。威廉闻声,意识到自己的失礼,窘迫地闭上了嘴。

轮到奈布的时候,新生已经寥寥无几了。他规规矩矩地按教授所说坐上了高脚凳子。被这样一顶蒙着薄尘又皱巴巴的宽大帽子遮住脑袋的感觉有点微妙,他尽量抬起头不让整个脑袋都被分院帽遮住——那样会显得他很瘦小,他可不想这样。

分院帽没注意这些小心思,他口中的碎碎念在说明他正在尽心地思考。长桌上的人,甚至站在他旁边的教授都不一定听得清,但奈布确实听到了它的叨叨。

“……是异国的孩子吗,难怪爱比想象中的要敏感。……有你这样的决心与毅力,分到斯莱特林也是一个很好的决定……可是孩子,你确实又有许多外表体现不了的闪光点,你有很强的责任心和行动力,还很……算了,说我这个老古董多管闲事也好,我觉得另外的这个学院会更适合你……格兰芬多!!!”

话音刚落,奈布跳下凳子,不忘向分院帽道谢,走向了对应的长桌。看到那些热情的学长学姐,他不确定自己应不应该去质疑分院帽的决定——早早分过来的威廉已经一把把他拉到位置上了——他再一次觉得自己不擅长应付这些直率、甚至迟钝的好心人们。

总觉得分院帽似乎比他自己还了解他。可是看着长桌越来越热烈活跃的气氛,就像看到一个越来越膨胀的气球,里面的气体越来越热,它也越升越高,他开始担心常常疏于交际的自己,会不会在哪天很不应景地刺破这个充满欢乐的气球——

奈布略感难堪,忍不住抬起头看向对面的拉文克劳长桌,金发的女孩目光正落在他身上(奈布肯定,她一定注意到了什么),见他抬头,便大大方方地对他报以微笑,两颊悬起小小的酒窝。

奈布有一瞬间空档一下,心里的烦乱好像被轻柔地梳理妥当了——在短短的刹那间。待他回神时,嘴角已经有了点点异于往常的弧度,很轻,但显然被对桌的女孩捕捉到了。

——因为她的眼睛一瞬间亮了起来,笑容愈发灿烂。


……
以上,便是一个于最后一节车厢开始的故事。它是开始,却不是结尾。

它,永远没有结尾。

fin.

—————————————————————
·就、就……2500+左右吧……【抹汗】

·因为是还很小很小的特蕾西,默认为旧设的短发啦!……然后个人出于特蕾西比较胆怯这点,把她划为了慢热型的礼貌的女孩,因为很怂,所以会对信任的人(比如海伦娜)产生一些依赖……我我我努力控制分寸,希望能在以后把一个俏皮些的特蕾西写出来——【握拳】

·对了对了,除了佣械,其他人默认为友情向。如果有新的副线我会在文章开头写出来的。

·感觉自己的佣械我流成分越来越多,甚至这篇都有点自暴自弃的意味了……怎么说呢,且不提文笔如何,这一篇早在半个月前就跃跃欲试,卡了那么久(虽然有学业缘故),明显就不够上心(至少相比以前)……我大概是瓶颈期吧(明明根本没写几篇就瓶颈真是太对不住各位同好了……)。以上,非常感谢你的点开,也感谢你能看到这里【鞠躬】

·豁出去了——打打打上tag了呜呜呜呜呜呜!!!

评论(7)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