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泱起

✨fo与转载前请看 ↓✨
✨盗文图改抄袭商用私印❌✨
✨近期禁止文字转载✨
✨头像壁纸除名朋抖音外使用随意 但劳烦事先说一句✨
✨刻章转载(尽量lof内)随意 但劳烦事先说明以及标明作者✨
(↑以上最好私信 不然不能保证看到)

目前常驻 第五人格/凹凸世界 /小英雄

凹凸 幻≥卡=安 cp雷卡>瑞金≥……
第五人格 佣兵=机械师 cp佣械>社园>杰佣>……
小英雄 出>轰>茶 cp轰出>出茶≥胜茶

杂食 自行避雷
粮主要看甜度/构图/剧情/角色刻画 所以会推荐一些有拆甚至逆(但逆得不明显)的图文
闲时瞎分析

【佣械】行走边境,与你并肩

·边境之旅au
·玩游戏时的灵感,想到立刻写了,但……【欲言又止】
·夹杂着众多私货的ooc产出,没有校对,自行避雷
·tag破百迟贺www

文/奈泱

林地渐渐融化在雪原中,飘落的雪花低头亲吻旅人的脸颊。

特蕾西眨了眨眼——她的两鬓已经捧起了一点白雪,时不时擦过眼尾,留下转瞬即逝的寒意。她咂了咂嘴,估摸着自己的体力似乎只剩下六分之一①。

折合起来大概是三十二米。她必须祈祷着这三十二米中有沿途旅人遗留下来的生肉或者苹果,再不济就只能等待奇迹发生让她在雪堆中找到几颗埋得浅的甜栗。至于像苹果汁、烤蘑菇这一类经过二次加工的就别指望了,没有人愿意丢掉辛苦赶制出来的作品——除非昏倒在路上,只能任由自己的物品从背包中掉出来,再被路过的歹人捡去。

啊。啊……?

突然,特蕾西两眼发黑,再感受到的,只是与脸颊亲密接触的冰霜。

糟糕,三十二米已经走完了。

没有食物。

每天唯一一次恢复体力的药品已经用完了,她只能等到体力恢复再爬起来继续走……

特蕾西挣扎着睁开眼,方才辛苦收集的兔毛以及刚做好用以备用的乡土帽子、简易鹿皮鞋子、军用背包以及斧头、弹弓②统统顺着自己向前倾倒的力滚了出来。

只能祈求过路人别捡走这些……

其实特蕾西在心里已经明白这是不可能的。她的制作经验丰富,其中任何一样东西都可以高价卖出,反复几次定能凑足那个高额船费。这条路又是伊甸瀑布镇的必经之路,过路的旅人只增不减,在这个陌生的大陆上,不是谁都有毅力不去拿这些财物——对那些人而言,这是天上掉下的馅饼,至于是谁的,他们从不深究。而那些丢了财产的人也只能自认倒霉,没有人尝试过向对方要回自己的财物,那只是徒劳的无用功。

唯一的公平之处,也是最恶劣的规则,便是这个现象是相互的。今天在搜刮他人财产的人,也许明天就会晕倒在路边“任人宰割”。这就是这片大陆的潜规则。人们会互相问候,会和睦相处,但在真正认识之前,每个人都只顾着自己的利益。保命要紧。

意识像水流中的丝线,旋转,搅散,它在那,却再也无法聚拢、拧成一股。真正陷入昏迷之前,特蕾西看见一只手,晃过自己的眼前,像是要确认她是否真的晕倒了。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特蕾西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只能看着那只手开始不紧不慢地捡着自己的心血,心中的哀嚎却无人顾及。

那一瞬间,她是后悔踏上这片大陆的。

特蕾西醒来时,她的肩上已经积了厚厚一层雪。断片的记忆像灯泡里熔断了的钨丝,稍旋螺旋状的外壳就能使它们再次搭上。特蕾西立刻反应过来自己因何而身处何方,一个激灵坐起身,解下背包打开一看,当真空空如也了。绝望像法庭上的法槌用力地敲打她的心口,又在触及她的皮肤后一转变成了一把锐利的尖刀,旋进她的左胸,硬生生地剜去一块,在寒风中被冰雪填充,空洞,又疼得深切。令人安慰的是放在贴身口袋里的零钱、木雕小人和父亲留下的怀表都还留在身边,陪伴她在孤独的世界里流浪。

于是她站起身,拍去身上的雪。抬起头后,特蕾西才迟迟地发现不远处站着一个男人。吸引特蕾西的是他那两只缠着绷带的手。

——是刚刚的手。

而且,对方转到身前的背包已经塞得满满当当,以至于他不得不小心护着那些“不义之财”,在它们滑出袋口前再挡回去。

方才的绝望又光速化作了怒火。这个人拿走了自己全部的积蓄不说,此刻等在这里直到她醒来,不是为了看她的笑话还是什么!?

特蕾西快步走上前,用尽全力在雪地上留下一串深深的脚印,经过对方时一反常态一句问候也没有说,倒是后者被她怒气冲冲的样子吓到。他马上明白了什么,却只来得及吐出两个字:“你好……”

她很努力地坚持无视对方的问候。随后她听见对方小跑追上后又径直跑到自己前方不远处,解下背包,开始将那些特蕾西无比眼熟的物品一件一件地重新找出来,扔在地上。

特蕾西被这一幕惊呆了。她担心对方反悔,难得不顾形象地扑上去回收自己的物品。他便停下来,站在一旁等特蕾西收拾妥当,又一路相随,直到下一个营地。

到了驿站,特蕾西得到了对方的名字:奈布。

“刚刚我错怪了你,非常抱歉……没有你帮忙保管那些东西,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凑足船费了……”特蕾西向坐在火堆旁取暖的男人鞠躬道谢。

奈布皱起眉认真地对她解释:“我以前昏倒的时候也曾被路人捡走自己的东西,才会忍不住出手帮你——只是因为这个而已,所以不用那么在意这些。”

“可还是很感谢很感谢啊……要不这样,你有没有什么东西比较旧了,我帮你做新的?”

“这……”

“……再不行的话,你出材料,我出力,总可以了吧?”特蕾西手指在空中比划着,“我的制造经验丰富,同样的材料可以做出耐久度更高的东西,这样不是更省时省力吗?”

“……”

“啊,还是说……”她歪着头分辨着奈布的表情,“你跟我……不同路?”

“没有。我也要坐船。”

“啊对了,那我们……那我们结伴吧!万一再有谁晕倒,也可以有个照应了!”

“……我答应了。”

女孩像听到了天大的好消息一般,作势要击掌,突然发现自己动作太夸张,又干笑着收回手。

奈布弯唇,趁女孩的手还未握起,伸手轻轻拍了一下。

击掌。

两人又折返几次各个驿站,倒卖两人合作出来的成品。

奈布靠在树干上,看着特蕾西挤进篝火旁的人堆里跟他们讨价还价。短暂的旅途时刻刷新着奈布对特蕾西的印象。

没想到这个女孩也有如此风风火火的一面。奈布挑起一边眉毛。

特蕾西经商天赋比奈布想象中的高得多,她早就摸清了这片大陆的交易习惯,从一开始就要价较高,笃定了最后按成本价卖出,商品从未贬值,反而有好几次令他们抢到了特别奖励。

明明刚刚兔子钻出来的时候都被吓得跳起来了。他忍不住笑出了声。

不得不说,特蕾西·列兹尼克还真是个古怪而有趣的女孩。

她会时刻备着几杯苹果汁,说是晕倒多次以后的习惯;她会一边皱着眉,一边战战兢兢地抓着肉小口小口地咬;她会热切而专注地凝视着工作台上的物件,灵巧的双手一上一下地翻飞,不一会就能赋予它们新的价值;她会在旅人夸她漂亮的时候会不自然地撩起鬓角的头发别到耳后,露出绯色的脸颊,然后结结巴巴地对他们说谢谢……

她确实是挺好看的。

然后奈布被自己震住了。这个突然出现在脑海中的想法此刻竟然还洋洋得意地一蹦一跳。他又仔细捋了捋思路,惊讶地发现自己并不想反驳这个观点,但这个念头实在是突兀至极,这些都不像他的作风。

这个想法像是一段故事的起因,像木棍捅破了纸窗,阳光嬉笑着排队入场,照亮了一个女孩的全部。她越来越耀眼了。

不对。开头也许还在更早之前就开始酝酿,只是此刻终于开始散发出浓厚悠长的味道。

更奇怪的是,奈布·萨贝达决定放任这些想法,任由它们自然发酵。

他等着收获的那一天。奈布有预感,他很快就会得到答案。

上船之后也一切顺利。临近伊甸瀑布镇,两人迎来了分别之时。

“我要先回家去了。”奈布指了指一条很隐蔽的小路,“……这边有近道。”

特蕾西也自知没法多做挽留,她呆呆地目送对方走进森林,听见那双军靴踩在枯枝上的脆响,也看见背影探进那片绿意,手却一直举着,依依不舍地轻轻地摇。

——刚刚应该问问他家的地址的,这样之后就可以寄信了……

遗憾地背后,有什么小心思蹑手蹑脚地拨动她的心弦。

——但是,我是出于什么原因去问的呢?

她的好奇心把这本故事悄悄地翻到了下一页。

有人晕倒时,尽量帮对方保管财产已经变成了特蕾西的习惯。

“天啊,帮大忙了。”老人收拾着自己的东西,“像你这样的好孩子了不多啊。”

“我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当初有个好先生之前也是这么帮我的。”

“啊……真好,真好。”老人努力睁开躲在眼帘后的眼睛,环顾四周,“……你们没结伴走吗?”

“没有啊……我是说,我和他结伴了,但下船以后就分开了——他说他要抄近道回家……咦,先生?”

老人嘴角的弧度消失了,这个可亲的长辈久久地凝视着特蕾西:“你们是吵架吗?”

“您是指什么?我们没有吵架啊?”

“定居的人都知道怎么抄近道回家,他们都明白怎么避开走水路——你一定知道,那个贪心的船夫最喜欢钱了。他居然为了陪你而去花钱乘船……这年头没哪个人能好心到这程度了:要么他心怀鬼胎,要么……他对你有意思。”

特蕾西觉得绝对不可能是前者,但也不应该是后者。最后的路她走着都是轻飘飘的——像踩在棉花上,一会就要陷进去,一会又要把她弹起来。

是这样吗?是这样吗?是这样吗……是这样吗!

心底的声音越来越兴奋,她的脸上也不经意地时时挂着笑容。

林间的鸟儿在枝头上互相耳语。

这个孩子看着心情很好呢。

谁知道啊。

可她看上去想通了一些事吧?

你们说的都不准确——恋爱的人儿啊,都是这样的。

是这样的。

……

“奈布先生……!我和你在同一个小镇呢!我之前还想着不知道你地址的话该怎么给你写信,现在是不用担心啦。……不对不对,信还是要写的,但地址已经知道了,就可以慢慢来了……”

“哦?你要写什么信呢?”

“不能当面说的,当然是秘、密。”

对方那双会说话的眼睛映出了自己,奈布在心底笑着读出了那个秘密。当然,嘴上可不能露出马脚:“好吧,我期待着。”

他已经知道答案了。

明天特蕾西会将他们的故事再翻过一页。

但是这个故事还没有结束。







他们还有一辈子呢。

fin.

—————————————————————
·奈布:闷声发大财【误

·3500+达成!【欢呼】

·感谢看到这里……感情线很牵强讲真发出来真的觉得好不好意思啊……

·①体力剩下六分之一:大概是半颗心这样(参考自己的)。后文的三十二米是自己看着路况推的,我东西总会装得满满的,所以走得很慢。

·②这些物品全部都是我有一次晕倒时掉出去的,本来想着到下个驿站的时候用来着……更气人的是我包里是备好足够的干粮的,只是稍不注意就没来得及吃……那些东西算起来买一千多完全没问题……肉疼死了……

·可以的话请拿评论砸死我吧!指出你喜欢的部分也好或者吐槽也好或者点评文笔也好总之请评论吧!最近卡文越来越方(感情线苦手什么的),再这样下去真的没什么热情继续产出了……_(´△ `」 ∠)__

评论(8)

热度(57)